有了六畜,还不够么?_驯化

0 Comments

有了六畜,还不够么?_驯化
原标题:有了六畜,还不够么? ▲ 日本农场中饲养的和牛。 因为人类 这六种动物“称霸”了世界 中国人与动物的渊源很深。 我们以动物作为生肖,而西方普遍采用星座。我们认为自己是龙的传人,在传说中,许多先祖都因龙而生。 在文化与精神信仰之外,与我们日常生活最有关系的,非六畜莫属。 “马牛羊,鸡犬(狗)豕(猪)。此六畜,人所饲。”作为传统启蒙教材的《三字经》,让最早出现于《周礼》、《左传》中的六畜深入了千家万户,成为了人尽皆知的概念。 人类驯化了六畜,六畜反过来又“驯化”了人,如今,它们和我们已密不可分。 羊与牛,文明飞跃的启动键 在六畜中,为人类发展做出决定性贡献的动物是谁? 答案是羊。你猜对了么?是不是感觉有些出乎意料? 在羊之前,人类很早就驯服了狗以帮忙打猎,但是,这只不过让猎物稍微那么好“打”了一点,这种锦上添花的事情,改变不了人类忍饥挨饿的常态。 而羊就不同了,它的作用,比狗大多了,它的肉能吃、奶能喝,毛能做衣服,它的出现,才让人类真正感受到了家畜的魅力。 ▲ 羊奶比牛奶更适合人类吸收,被认为是最接近人奶的乳品。 如今,作为家畜的羊分为绵羊和山羊两种,它们最初被驯化的时间大约都在1万年前。绵羊的野化祖先是盘羊,驯化者是两河流域的美索不达米亚人;而山羊的野化祖先是伊朗高原和高加索地区野山羊(山羊的野化祖先是野山羊…好像跟没说一样),它们的驯化者是居住在这些地区的人类。 ▲ 山羊与绵羊有较近的亲属关系,但是尾较短,角长而直,而绵羊角则螺旋状卷曲,图中为一只爱尔兰的山羊。 相比起牛、猪、马,羊的性格更加温顺,捕捉起来也更容易,所以它也就较另外三种动物更早地被人类所驯化。跟狗相比,羊是食草动物,它百分百不会跟人类抢食,这对于食物相对匮乏的古人来说,是天大的利好。 有了羊肉、羊奶这些稳定的蛋白质供应,人类有了更多的气力去劳作、繁衍,当然,也可以去驯化更厉害的动物,如野牛和野猪。 ▲ 古希腊的红绘公羊角形杯,存于雅典的国家考古博物馆。 羊的肉确实好吃,这一点从汉字中就可瞥见端倪。“鲜”拆开了就是鱼和羊,也就是说,羊肉的味道十分鲜美;鲜美的“美”字同样跟羊有关,《说文解字》中对美的解释是“美,甘也。从羊,从大。”后来美学大师朱光潜又补充到:“美,指的就是羊羹的味道。”不过在古代,美味的羊肉是贵族的特权,在《礼记·王制》里,规定了“大夫无故不杀羊”,也就是说,连大夫都不能随便食用羊肉。 ▲ 如今,羊肉进入了千家万户,最知名的羊肉吃法,还要数美味的羊肉串,孜然、辣椒和盐一定要足才够味儿。 羊毛出在羊身上,但是最终还是要穿在人身上!考古学家在距今4000千年左右的山西省襄汾县陶寺遗址中,发现了很多老羊的骨头,这些老羊显然不是用来吃肉喝奶的,而是用来产毛的。野生的羊身上有两种毛,一种是粗羊毛,一种是细羊绒,其中羊绒的保暖效果更好。经过人类多年的培育,现在有些产毛的羊身上已经不再区分粗毛细毛,而且在季节变换时,羊毛也不会脱落。 ▲ 世界上最为主流的绵羊品种,罗姆尼羊,具有早熟、生长发育快,放牧性强和被毛品质好的特点。 有人可能会问,好像绵羊一个品种就能把产奶、产肉、产毛三项工作全部包圆了,那人类为什么还要驯化山羊呢?这个答案其实就在山羊的名字里,没错,就是因为山羊善于爬山啊! 虽然在驯化山羊的时候,人类已经开始了农业革命,但是,因为食物时常短缺,各群落之间距离又远,人们经常需要举家迁徙。山羊可以轻松地翻山越岭,扛冷也耐热;它从不挑食,甚至是很多食草动物不爱吃的苦味的草,它也能来者不拒;因此,驯化后的山羊作为营养保障,跟着人类从沙漠到山地,从绿洲到草原四处迁徙,成为了那时居家旅行的必备伙伴。中国的羊,就是大约5000年前,由中亚至今天甘肃、青海一线逐步传入的。 ▲ 在北欧神话中,雷神托尔乘坐的是山羊拉的车,这两只羊,一个叫裸齿咆哮者,一个叫磨齿者。 实用又吃苦耐劳的羊,在服务人类的同时,也受到了人类的“歌颂”。在古希腊“金羊毛”的故事中,羊是财富的象征;在《圣经》中,向上帝献祭需要献上羔羊,而耶稣也自称牧羊人;在中国,羌人之所以被叫为羌,就是因为他们是牧羊者,以羊命名部落,足见羊有多么重要;在今天,北京人也习惯把涮火锅称为涮羊肉,而肥牛、鱼片就没有这样的待遇。 ▲ 让人垂涎欲滴的铜锅涮肉。 如果说羊的驯化是一场“畜牧业革命”的话,那牛的驯化更像是一场“工业革命”。 我们常说的牛,是一个亚科,它下面还有普通牛、瘤牛、水牛、牦牛等多个种和亚种,人们对于它们的驯化时间也有所不同。 ▲ 依次为普通牛、瘤牛、水牛和牦牛。 一般认为,普通牛是在大约1万年前在中东和北非地区由欧洲野牛驯化而来的,而瘤牛,则是在8500年前由南亚人完成的驯化。水牛的驯化完成的最晚,它在5000和4000年前,先后两次由东南亚和南亚地区的野水牛驯化而来,第一次驯化出的是河流型的水牛,第二次是沼泽型的水牛。 过去,人们一直认为中国的牛,和羊一样是从西亚那边传过来的。但是,最近也有考古学者在哈尔滨附近出土了具有人类驯化痕迹的牛类化石,该化石的年代距今约10660年,这说明中国也可能是牛驯化的起源地之一。 ▲ 古埃及壁画上挤牛奶的场景。 与羊一样,吃草的牛是一种经济实用的家畜。牛的肉可以吃,奶可以喝,皮可以用来制革做衣,牛角可以做装饰或入药,就连牛粪都能晒干了当燃料使。但是,所有的这些优点,都比不过它的另一项功能,那就是劳作。力大无比的牛,既能耕地,又能拉车,在缺乏动力的古代,牛对于当时社会的贡献,就如同工业革命时的蒸汽机。 ▲ 瑞士的一头肉、奶两用牛。 因为牛是核心的生产工具,牛皮又是重要的战略物质,所以在古代社会中,私自杀牛往往不被允许。但是,像水浒传里面动辄来二斤牛肉的情况也不一定是假的:宋朝时,老死的牛经官府核验后,将皮、角、筋等物资上缴,其余的肉就可以由百姓自行处理(吃)了。 如今,我们常听到的奶牛、肉牛、耕牛这种分类方法,是根据牛的功用而非生物学特征。像奶牛、肉牛,都是人类培育出的高产品种:比如,中国黑白花的奶牛就是采用荷兰的荷斯坦牛和本土的黄牛杂交而成,日本的初代和牛田尻号则是由本地的旦马牛与多种外国品种经过交叉选育、改良后的产品。 ▲ 滋滋作响的牛排,是牛肉最经典的享用方式。 联合国粮农组织在报告中指出,2001年至2003年间,平均每年全球畜牧业存栏羊近18亿只、牛超过15亿头,这个数量,还一直在增长。这么多的牛羊,为人们提供了每年6000万吨的牛肉、1200万吨的羊肉和近6亿吨的奶制品。我相信,2019年的数据,肯定比之前有增无减。 猪与鸡,让我们吃饱、吃好 从喷香的红烧肉、热辣的水煮肉片,到酥脆的鸡排、散发着温暖香气的鸡汤……如今,我们吃的肉很多来自于猪和鸡这两种动物。作为世界上饲养最多(约200亿只)的家养动物,家鸡的数量比其他所有的鸟类加起来还多。在你熟悉的西式快餐肯德基或者中式快餐老乡鸡的餐厅里,总能发现鸡的影子。 ▲ 一份炸鸡解千愁。 与鸡相比,猪也丝毫不落下风。中国是全球最大的猪肉生产国和消费国,中国人对于猪肉相当依赖。而全世界的家猪大概有9.65亿头,其中,中国大陆的家猪约为4.76亿头,占总数49%,为全世界第一。根据国家统计局调研数据,2018年中国城镇居民人均消费猪肉为22.7公斤。同等条件下,牛羊肉的人均消费,则只有4.2公斤。 ▲ 正在给小猪喂奶的家猪。 家养的动物都是野生动物驯化而来的,猪和鸡也不例外。我们如今所吃的猪肉产自家猪,它是野猪被人类驯化后所形成的亚种。 人类驯养家猪的历史相当悠久。早在新石器时代早中期,野猪就开始被华夏先民驯化。良渚时期,猪肉成为良渚人稳定的肉类来源。良渚遗址中出土过贝壳、猪骨等的“干垃圾”,依水而居的良渚人经常会捕捉鱼类果腹,也会捡拾贝类作为补充。除了采集和狩猎,良渚人也有了基本的畜牧业,其中最重要的家畜就是猪。 ▲ 希腊神话中众英雄会猎卡吕冬野猪。 16世纪,家猪被带入美洲。18世纪,欧洲引进中国的家猪,与当地野猪驯化后裔交配培养出的现代肉猪,成为了今天世界主流肉猪品种。20世纪后期,家猪饲养业达到成熟,现如今,全世界家猪种类超过400种,中国大陆就有64种,为世界第一,我国人民对猪肉是真爱啊。 从去年涨价到现在,猪肉的价格一直是人们心心念念的问题。有着众多花样吃法的猪,也坐实了“流量担当”的名号。 ▲ 红烧肉在视觉和味觉上,都是无以伦比的盛宴。 比起在价格战上腥风血雨的猪肉,鸡肉就显得小透明多了。囊中羞涩的话,来块鸡胸肉,可以说是物美价廉。鸡肉的味道相对于其他肉类也相对平实,更为大众所接受。有人不吃鱼,嫌腥;有人不吃牛羊,觉得膻味重;也有人不吃猪肉,觉得味道怪怪的。但很少有人会拒绝鸡肉。 正是这种普适性,让家鸡成为人类饲养最多的动物。200亿只的惊人数量,比人类的数量多一倍还不止。 家鸡是原鸡中被人类驯化而成的亚种,它的起源至今尚无定论。达尔文在《动物和植物在家养下的变异》中曾提出家鸡的起源是公元前2000年印度大峡谷中的原鸡的说法。 ▲ 原鸡。 而中国鸟类学家郑作新、薄吾成等人根据一系列考古发现和大量出土文物资料提出中国家鸡有自己的起源地,而且其驯化时间远早于印度。 比起猪这种大型哺乳动物,家鸡这种鸟类的遗骸保存状况要差得多。因此,中国是不是家鸡的驯化起源地,至今仍有争论。但不可否认的是,鸡与中国人结下了深厚的情谊,它们在祖国大地上四处开花。 ▲ 工业化养鸡,让鸡成为了地球上最“成功”的鸟。 中国的版图就像一只昂首挺胸的大公鸡。在鸡头上,小鸡炖蘑菇是东北人过年时招待女婿的标配,当地流传着“姑爷领进门,小鸡吓断魂”的说法;最西北的鸡尾处,新疆沙湾的大盘鸡最适合大块朵颐,连拌的面都得是裤带粗的宽面,让人望之顿生豪迈。到西南,云南人的汽锅鸡匠心独具,用蒸汽“提炼”出鸡肉的鲜甜,连老饕汪曾祺也念念不忘。 ▲ 小鸡炖蘑菇。 吃了黄中透白、柔嫩可人的鸡肉,其他部分也不要放过。挑起一筷子脆嫩弹牙的鸡肠,再来几块越嚼越香的鸡胗……鸡,不愧是人类最好吃的朋友之一。 除了肉很好吃,公鸡能够打鸣叫早,母鸡可以下蛋,给人类提供稳定的蛋白质来源。鸡这种生物,又好吃,又好用。 马与狗,人类最好的朋友 如果说牛羊猪鸡为我们提供了丰富食材,那么六畜中的马和狗则是人类的得力助手,连古人表忠心的时候,都会说句“愿效犬马之劳”。 六畜之中,狗最先被“招安”成功。在距今约1.5万年前,家犬首先在东亚和非洲出现,据考古学的成果,世界上最早出土的家犬化石在中国东北吉林榆树市的周家油坊;而在西方,最早的家犬化石证据出土于德国,是一个14000年前家犬的下颌骨化石。 ▲ 庞贝古城中带有狗图案的马赛克地板。 那时候的家犬还保留着原始的野性,据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的查尔斯·维拉等人的研究,在被驯化的过程中,家犬依然和狼有基因交流。因而在人类的渔猎生活中,猎犬往往战斗力强悍,能“独当一面”捕杀兔子、狐狸等小型动物。 等到人类走向农耕时代,更偏向于安居一处,依靠时令从土地上获取食物,家犬也减少了外出狩猎放飞自我的机会。所谓“家中足鸡豚,门户有犬吠”,它们逐渐被用于看家护院,甚至成为了家庭富裕、生活安稳的标志。 ▲ 一提起狗,人们的第一印象就是忠诚,美国有军犬麦克斯,日本有忠犬八公,英国有忠犬波比,图中为上野博物馆中的八公标本。 唐宋时期,狗开始被人们当做打猎怡情的宠物,苏东坡“老夫聊发少年狂”,要“左牵黄,右擎苍”(黄即黄狗),乘着骏马“千骑卷平冈”。 到今天,狗凭借其敏锐的嗅觉和在动物中拔群的智慧,身份变得更加多元化——在家庭中,它们是导盲犬,为盲人指明前路;在牧场里,它们是牧羊犬,为羊群保驾护航;在警察局,它们是威风凛凛的警犬,能搜捕、防暴、缉毒,守卫着人民群众…… ▲ 人类繁育出来的各种品种的宠物狗。 相比于狗的亲民和朴素,马就像一件高冷的艺术品。相声艺术家于谦大爷,就在北京城郊坐拥一个马场,据说他最大的乐趣之一就是静静看着马嚼东西,排名或许还在“抽烟、喝酒、烫头”之前。 ▲ 西班牙圣塞巴斯蒂安东南卞蒂斯山上的马。 野马难驯,马的驯化时间远在狗之后。部分学者认为,大约5500年前,哈萨克斯坦的古波泰人最先将马进行家养,在波泰遗址中,考古学家发现了好几吨马骨,陶器上还有马奶脂肪酸的残留,在当时,家养马主要还是用来挤奶和食用。 ▲ 希腊马神帕加索斯,由美杜莎与海神波塞冬所生。 而在车轮和马镫发明之后,个头大、体格壮、速度快的马逐渐成为了战场上的宠儿。高头大马和轻便车轮的结合,诞生了所向披靡的战车;马镫则让战士与战马融为一体,骑兵取代步兵成为了战争的主力。 ▲ 1809年时的法国骑兵。 法国东方学家格鲁塞在《草原帝国》中指出,马镫的发明使得北方游牧民族长期对农耕文明保持一种绝对的优势,更有学者认为,正是骑兵的出现,亚洲的铁蹄才能长驱直入,导致了欧洲奴隶制社会的结束;而在中国,古代的战争史同样是一段以游牧与农耕拉锯为主基调的历史。 ▲ 欧洲画家笔下的蒙古骑兵。 “骏马秋风塞北,杏花春雨江南”,马在古代除了代步,同样具有某种潇洒豪迈的气度,将军们扬鞭策马定边关,文人们“春风得意马蹄疾”,君王墓中有“昭陵六骏”,连盛唐诗人们都有仗剑骑马的梦想。直至科技的不断进步,产生了“马力”更强劲的汽车和摩托,马代步的角色才被逐渐取代。 然而在城市堵车堵得水泄不通时,或许大家心中还是会留恋“骑马过斜桥,满楼红袖招”的时代。 ▲ 马除了作为交通工具,马肉也是人类的蛋白质来源,图中为日本九州常见的马肉刺身。 有了六畜,还不够么? 因为人类的关系,六畜成为了同族(纲)中的佼佼者。 哺乳类的家畜,主要是猪、牛、羊、羊驼,总质量占据了世界上所有哺乳动物的60%,它们的存在,是为了满足人类需求。在剩下的40%中,人类作为“天选之子”,又占去了总质量的36%,最终留给野生哺乳动物,仅占4%。 然而,就连这仅有的4%的野生哺乳动物,我们也没有资格说我们真的放过了它们。从大洋深处的鲸鱼,到网红萌仔竹鼠,从饱受争议的蝙蝠,到几近灭绝的穿山甲,它们一次次被端上餐桌,成为了我们伪需求的牺牲品。除此之外,我们还让大象、老虎表演,将龙猫、松鼠“囚禁”起来作为宠物,剥下貂的皮做衣,活熊取胆汁入药,即使是远在天边的北极熊,都或多或少地因为我们而失去了觅食场所。 删除 ▲ 夕阳下团成一团的穿山甲。 再来看看鸟类,所有驯养的家禽,主要是鸡、鸭、火鸡,总质量是野生鸟类的三倍还多。为了更好吃的肉,人类让鸡去“走地”,但对于野生鸟类,比如鹦鹉,我们却将它们关进了笼子。野生鸟类在猎捕和运输过程中大量死亡,而捕猎背后的原因,不仅仅有满足猎奇、炫耀的心理,还有颇具讽刺意味的放生。失我百鸟群,从此自然无颜色! ▲ 表演骑自行车的猩红金刚鹦鹉。 有了六畜,我们还不满足么? 改变,还为时不晚。 – END –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